美在中东外交“组合拳”效果有限(国际视点)

美国近期在中东地区持续开展密集外交活动,除了撮合阿联酋和以色列就关系正常化达成协议,还试图说服更多阿拉伯国家转变对以色列的态度。分析认为,美国推动阿以双方关系改善有其自身考量,但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对此顾虑重重。阿以关系走向还有待观察。

在此之前,蓬佩奥8月23日至28日访问以色列、苏丹、巴林、阿曼、阿联酋,意在推动苏丹、巴林等国承认以色列。另据报道,美国正在筹划几周内在海湾国家举行中东“和平峰会”,除阿联酋和以色列外,沙特阿拉伯、埃及、约旦、巴林、阿曼、摩洛哥、苏丹等阿拉伯国家都在受邀之列。

舆论普遍认为,中东地缘政治大环境变化正促使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走近,但地区核心议题巴勒斯坦问题尚未解决,阿以关系走向还有待观察。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报道称,在美国的推动下,部分阿拉伯国家已经先同以色列改善关系,这将使得巴方谈判筹码变少,让巴勒斯坦问题被进一步边缘化。如果“两国方案”的前景变得黯淡,地区不稳定的因素将会增加。

症结未解,地区不稳定因素增加

8月30日,库什纳开始对以色列、阿联酋、巴林、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进行访问。8月31日,库什纳、奥布莱恩及以色列高级官员搭乘商业航班途经沙特前往阿联酋。这是以色列首架赴阿联酋的商业航班,也是沙特首次允许以色列商业航班飞越沙特领空。8月13日,在美国撮合下,阿联酋和以色列就关系正常化达成协议。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评论说,美国推动其他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的目标“希望渺茫”。《外交政策》杂志评论员丹·哈弗蒂称,起初外界一度认为巴林和苏丹可能很快会效仿阿联酋,但此后两国都否认了这种说法。“蓬佩奥中东之行并未能说服他所访问的任何国家的领导人改变立场;库什纳似乎也不太可能取得更大进展。”

二是加快岗位落实,加快实施企业吸纳就业补贴政策,加快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基层服务项目和科研助理岗位招录(聘)进度,挖掘平台经济、数字经济从业机会,围绕基层治理、教育医疗、农业技术等人才紧缺领域增设岗位。

五是提升就业能力,开展职业规划、职业体验、求职技巧等针对性职业指导,扩大就业见习规模,开展大规模、高质量职业培训,对有培训意愿的毕业生应培尽培,按规定给予职业培训补贴。

美联社认为,美国现政府高调渲染阿以关系改善的意义,目的是进一步赢取以色列保守派和犹太裔美国人的支持,用外交加分拉升选情。

三是扶持创业创新,对创业毕业生普遍提供针对性创业培训,推荐适合发挥毕业生专长的创业项目,优先安排经营场所,落实创业担保贷款、创业补贴等政策。

《以色列时报》称,美在推动以色列与中东地区国家关系正常化的同时,也希望联合地区力量,推动重启对伊朗制裁。美加大布局中东有继续整合中东力量反对伊朗的现实考量。

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此番外交活动有重新整合地区盟友等多重诉求,意在巩固其中东外交成果。然而,中东地区核心议题巴勒斯坦问题尚未解决,美国政府的外交算盘,很难得到阿拉伯国家真正认同,地区国家对“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普遍持谨慎态度。

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以阿拉伯国家为一方,以色列为另一方,双方共发生了5次中东战争。目前,在中东地区,以色列仅与埃及和约旦有外交关系。

连日来,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国务卿蓬佩奥等高官密集访问中东,利用阿联酋和以色列关系改善之机加大力度“牵线搭桥”,助推今年1月公布的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美国还筹划在几周内举行中东“和平峰会”。

抵达阿联酋后,库什纳呼吁巴勒斯坦加入和平谈判,称巴勒斯坦不应“纠缠过去”。今年1月,美国政府公布了所谓的“世纪协议”,因明显偏袒以色列而遭到阿拉伯国家抵制。美以官员还表示,其他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立关系的基础是“共同的商业、安全利益以及对伊朗的敌意”。美国目前正力推逊尼派主政的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联手,组建中东反伊朗网络,打压伊朗。

六是加大困难帮扶,对建档立卡贫困家庭、零就业家庭、残疾和就业困难的少数民族毕业生、湖北籍毕业生开展专项帮扶。

路透社报道说,目前看来,还没有其他阿拉伯国家表示愿意跟随阿联酋,在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问题上做出承诺。在蓬佩奥访问期间,苏丹表示过渡政府无权与以色列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巴林强调应努力推动和平解决巴以冲突,等同于婉拒了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提议;阿曼在对以关系正常化上不置可否。沙特王室一名高级成员表示,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签署涉及巴勒斯坦建国的和平协议以前,沙特不会效仿阿联酋的做法。

8月31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阿什拉维说,库什纳和他的团队“争先恐后地说服尽可能多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参加白宫签字仪式,以提振选情,但这个协议“不会给地区带来和平”。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9月1日发表讲话,谴责阿联酋同意与以色列关系全面正常化,认为这是“对伊斯兰世界、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的背叛”。

中东媒体分析称,近些年,伊朗、土耳其等国家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不断提升,这些变化给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带来压力,使得双方存在逐渐走近的现实需要。但基于历史原因,阿以民间隔阂犹存,双方真正走近尚需时日。

各有顾虑,相关问题表态谨慎

密集活动,施压改善阿以关系

(本报华盛顿、开罗9月2日电)

在访问阿联酋之前,库什纳和奥布莱恩8月30日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库什纳表示,以色列同阿联酋的和平协议是一项历史突破,未来将有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关系。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目前正与多个阿拉伯国家就关系正常化问题开展“秘密对话”。

美国媒体分析称,随着大选临近,美国政府在中东政策上的调整越发明显。美高官先后高调访问中东,力促以色列同阿联酋在美国签约,并推动其他阿拉伯国家承认以色列,同时围堵伊朗,都是着眼于扩大外交成果,服务于国内政治需要。

本报驻美国记者 李志伟 本报驻埃及记者 周 輖

七是保护就业权益,规范就业协议签订,规范招聘市场秩序,加大对企业用工行为的监督检查,及时受理投诉举报。

四是提供不断线服务,对未就业毕业生发放政策服务清单,推送针对性岗位信息,常态化开展专项招聘,加密线上线下招聘活动,推进档案转递、组织关系转接、落户等“一站式”办理。

印度亚洲新闻社引用分析人士的话说,在阿拉伯世界,巴勒斯坦问题是一个主要的政策考虑因素,对以色列的正式承认被许多人视为背叛。至少在目前,阿拉伯国家不太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专家认为,美国大选日益临近,沙特等国各有顾虑,采取观望态度,不愿贸然决定。

在两天的行程中,美国、以色列和阿联酋三方就以色列同阿联酋关系正常化问题进行会谈,商讨安排以色列同阿联酋两国领导人前往华盛顿举行签约仪式。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评论说,美国官员接连访问中东是为了推动以色列与阿联酋签署和平协议。据报道,为展示其中东外交成果,美方希望签约仪式最快在9月举行。协议一旦签署,将是以色列近26年来首次与阿拉伯国家达成和平协议,阿联酋则成为首个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的海湾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