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衡阳7月18日电 题:“95后”携团队研发医用物流无人机:病理标本等“速递”

作者 王昊昊 徐志雄

人才和科技支撑不够是造成我国农机装备产业原始创新能力不足以及行业竞争力不强的主要原因。反之,农机装备产业获利能力的不足,加剧了产业吸引力下降和人才流失,导致产业缺乏高端人才力量的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现代化离不开农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关键在科技、在人才。要把发展农业科技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大力推进农业机械化、智能化,给农业现代化插上科技的翅膀”,并多次强调要发展现代农机装备,加快提高农业物质技术装备水平。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等政策,对农业机械化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在此背景下,专家建议,我国必须从国家战略高度统一谋划农机科技创新布局,系统梳理农机核心技术等难题。

据《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预测,到2025年,我国农机装备产业人才缺口高达44万人。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年平均利润率不足5%,导致农机装备产业无法吸引高端人才力量支撑。

加快推进农业装备产业升级,关键靠人才。

“一代机于2019年9月在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成功首飞,该院是中国率先使用无人机物流传输系统的医院。二代机预计今年9月面世,升级了降落伞、安全气囊、定位装置、续航等部分。”谭佳龙表示。

这样的现象在高校也屡见不解。以江苏大学为例,这所高校培养了我国第一批农机本科、硕士和第一位农机博士、博士后,为国家输送了近9万名农机装备人才和全国超过1/3的农机龙头企业管理者。但是,近些年来,许多农机专业的学生进了学校就想尽办法转专业。

2018年9月,谭佳龙团队开始相关领域的研究。数月后,他们与南华大学达成产学研合作协议,共同研发医用物流无人机。由于资金缺口大,他们通过售卖消费类无人机、承接航拍业务等支撑研发费用。

目前,我国高校在农机装备领域培养的人才数量和质量、高校对农机装备产业发展理论和技术的研究,均不足以支撑我国农机装备的产业升级。

一是聚焦战略急需,将农机人才培养纳入定向公益性人才培养计划。设立农机专项招生计划,面向农机装备制造产业定向免费开展农机本科、硕士、博士培养,并设立农机人才培养专项奖学金,为我国农机事业的高质量发展储备足够的人才。

二是面向“三化”,加强农机装备一流学科建设。在当前全国仅有两个农业工程一流学科的情况下,建议再增加2—3个以农机为主要特色、综合实力强的相关高校农业工程学科列入国家一流学科建设序列。

然而,由于国家学科设置调整以及经济发展形势的变化,农业装备领域的人才培养数量从上个世纪90年代达到高峰之后,一直处于下降趋势。

“我们每年研发投入1.5亿元,引进专业人才150人。”说起人才,江苏沃得农业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必友心情复杂,因为引得来留不住,“同样是学机械工程,到农机厂和汽车厂的待遇、社会地位相差太大。”

加快推进农机装备一流学科建设,加快农机装备领域高水平创新人才培养,是当前亟须解决的重大问题。然而,目前农业机械所在的农业工程学科,仅有两个学科入选国家一流学科,占国家所有一流学科的0.43%,且这两个学科主要特色和优势研究领域覆盖面较小,难以引领带动整个农机装备领域。

以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为例,全国863家研究生招生单位中,仅28家招收农业机械化(农业装备)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且招生计划数不足700人,仅占当年拟录取总人数(约70万)的千分之一,相关本科专业招生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仅2019年,农机装备专业的研究生与本科生招生人数占比0.1%,形成恶性循环。

与此同时,高校农机专业招生难,所培养的人才向其他产业流动现象也比较突出。

“研发过程中需要进行大量飞行测试,我们坠毁了近30架无人机。最终我们将降落误差严格控制在了10厘米以内。”凭借医用物流无人机的成功,谭佳龙团队已取得2项实用新型专利、13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三是根植企业需求,增强高端农机装备科研专项支持力度。设立国家智能农机装备与技术重点实验室或协同创新中心,大力提升我国农机装备领域关键核心技术研发能力,形成我国行业产业关键技术研发基地和创新发展引领高地。

“当时无人机物流配送刚起步,自动飞行条件下降落误差达10米左右,无法做到完全自动化及精准配送。医用配送要求更高,病理标本、病患血液等一旦损坏将无法挽回。”谭佳龙说,如果能打破无人机点对点精准配送壁垒,不仅能得到一笔丰厚的订单款,还能打开新市场。

“当前,农机装备基础研究薄弱、原始创新能力不足、关键核心技术匮乏、农机装备人才短缺、农机农艺融合度不高等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的瓶颈。”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说,究其原因,关键在科技、在人才。

他们研发的第一代医用物流无人机,已在同城的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成功飞行300余次,尚未出过故障。此前,该院的病理标本、血液等医疗样本需人工配送至病理科楼送检,至少耗时20分钟以上,医用物流无人机运送仅需将医疗样本送至楼顶停机坪,装仓、设置路线后便可自动起飞,数十秒后抵达目标科室顶楼停机坪,全程仅需70秒左右。

今年25岁的谭佳龙上大学时就迷上了无人机。随着近年来无人机越来越普遍化,他于2018年1月辞去医疗行业的工作,成立了一家以无人机应用为主的公司——库里斯科技。

“未来我们将对定点配送医用物流无人机进行区域组网升级,逐步研发建设市级、省级甚至全国层面的指挥中心平台,使相关区域内的医院实现血液、病理标本等医用资源‘速递’。”谭佳龙表示,相关技术进一步成熟后,其团队还将研发专业消防无人机等产品。(完)

大量农机科研院所转制求生存,省级以下农机科研院所基本消亡,几所纯农机学科的大学均改名易帜,如北京农机学院更名为北京农业工程大学后又合并成立中国农业大学,山东农机学院更名为山东工程学院后又合并成立山东理工大学,洛阳农机学院更名为洛阳工学院后又合并组建河南科技大学,四川农机学院更名为四川工业学院后又合并成立西华大学等。农业院校的农机学科也纷纷调转学科方向,专注农业装备领域研究的高校和学科也越来越少,原有农机科技创新体系被打破,而新体系尚不完善,农机化科技人才流失严重、科技创新能力大大弱化。

本报记者 张 晔 实习生 季天宇

农业装备人才培养逐年走下坡路

将20分钟以上缩短至2分钟内,这能为患者争取黄金救治时间。这一鲜被人关注的应用场景,竟是谭佳龙带领一群20岁出头的年轻人研发完成的。

试飞、检修、完善编程……位于湖南衡阳的湖南库里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室里,“95后”小伙谭佳龙正和其团队紧张研发升级第二代医用物流无人机。

“以前工作时,不少医务工作者常跟我聊起病理标本等运送难题:一般医院病理科与其他科室不在一栋楼,肿瘤患者或特殊病例患者的病理切片需第一时间送到病理科检验,但传统人工配送耗时耗力,能否有更好的办法?”谭佳龙说。

颜晓红建议,国家应大力加强农机人才培养和科技攻关,为我国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有力保障。

受此启发,谭佳龙开始走上医用物流无人机研发之路。他和同事调研发现,中国的大多医院都存在着上述难题。

培养高质量人才亟待一流学科牵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