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广州银行披露招股书,拟登录深交所中小板。招股书显示,广州银行拟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5%,即不超过39.25亿股。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广州银行表示,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资本金。

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资产规模5612.31亿,各项存款余额3565.43亿,各项贷款余额2945.30亿,实现利润总额51.02亿元,净利润43.24亿元,不良贷款率1.19%。展望未来,广州银行于官网表明了决心:“将以广州为中心,覆盖珠三角、辐射长三角,建设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精品上市银行”。理想很丰满,骨感的现实却摆在广州银行眼前。

招股书显示,虽然广州银行近三年成本收入比持续压降,从33.57%下降至28.15%,但其资本利润率却在一路走低,由2017年的14.22%降至2019年末的11.35%。这一数据表明,广州银行的资本利用效率正在下降。

搬走股权集中“拦路虎”

当然,为了搬走“拦路虎”,广州银行也做了不少努力,近年增资扩股动作不断,股权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时至2018年,广州银行增发股份34.74亿股,募集资金108.81亿元,同步推进大股东减持14.93亿股,引入南方电网、南航集团等7家战略投资者。扫清了上市的股权障碍,广州银行的振奋之情溢于言表。2018年年报中广州银行表示“全面启动A股上市工作,揭开进军资本市场的序幕”。

“上述指标目前虽符合监管要求,但结合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利率市场化及金融脱媒等诸多行业发展趋势,若本行未能建立持续有效的资本补充机制,未来本行的资本充足水平将无法满足战略发展需要和监管要求。”广州银行表示。

次级类贷款迁徙率高企

洪水退后,维修队伍对原构件进行打捞,按照“以旧修旧”原则,对古道和石栏杆进行修补复原,一月余,该古道受损部位已全部修复完成。(完)

去年,广州市纪委监委网站曾点名广州银行,称该行“银行综合实力与广州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定位不相匹配,个别分行服务实体经济、小微企业成效不明显”等。此次冲击ipo能否成为广州银行改善经营水平的新起点,仍然有待关注。

官网信息显示,广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9月。最初是在46家城市信用合作社的基础上组建广州城市合作银行,在经历几轮增资、扩股后,2009年9月更名为广州银行。2010年3月,广州银行首家异地分行深圳分行成立,此后又先后成立了包括南京、东莞等在内的数家分行,2016年成立了信用卡中心。

然而究其关联可知,广州市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由广州国际控股集团100%控股,广州市广永经贸有限公司又由广州市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100%控股,三家国资企业在广州银行的持股比例合计高达九成。

广州银行近年来的经营成果如何?数据显示,广州银行的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利差收入,利差变化会对该行经营业绩产生直接影响。

与其他把上市列为“1号工程”的银行一样,要加快登录资本市场的步伐,广州银行就必须使自身满足上市条件。因此推动股权确权、梳理历史沿革、规范资产等,均被广州银行列为重点攻克的对象。

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

2018年6月,广州银行完成增资扩股34.74亿股,总股本达到目前的117.76亿元。展望未来,广州银行表示,该行“将以广州为中心,覆盖珠三角、辐射长三角,建设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精品上市银行”。

“内生造血”能力堪忧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行向最大单一客户发放的贷款和垫款余额占资本净额的6.08%,向最大十家客户发放的贷款和垫款余额占本行资本净额的47.62%。且广州银行的贷款客户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及批发和零售业,分别占贷款总额的 25.61%、22.03%和16.71%。

2017年至2019年,广州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 93.67%、92.52%和78.06%。2019年利息净收入占比下滑明显的主要原因是投资收益大幅增加至21.14亿,比上年增加 18.20亿元,增幅620.07%。但这一增长并非可持续的增长,主要原因是广州银行2019年实施了新金融工具准则。

不过对广州银行来说,该行中收虽然有大幅增长,但占比较低,如何提升贡献度仍是一道难题。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广州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4.19亿元、3.66亿元和7.6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3%、3.34%和5.73%。

我国已于近年逐步放开存贷款利率管制,利率市场化改革导致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商业银行净利息收入面临的不确定性正在加大。对不少银行来说,扩大中间收入水平是缓解净息差压力的一种途径。

另一方面,广州银行还面临着较大的资产质量压力。数据显示,广州银行近三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 1.46%、0.86%和 1.19%,均满足监管要求。但该行贷款集中度仍存在多项风险。

早在约十年前,广州银行就曾公开表示过将冲击资本市场的意图,却一直未有进展。究其原因,首先就是其股权过度集中这一“拦路虎”。广州银行2010年年报显示,该行前三大股东分别是广州国际控股集团(现广州金融控股集团)、广州市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广州市广永经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63.84%、26.16%和1.89%。

次日,鹤城乡政府组织专业技术人员现场制定维修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银行的不良贷款次级类迁徙率高企,由2017年末的22.04%一路增长至2019年末的72.69%。

专家提醒,患者在就诊时要戴好口罩,主动告诉医务人员近期是否去过有流感或新冠肺炎的疫情高发地区,是否近距离接触过有发热、咳嗽等症状的其他患者,便于医务人员准确确定病情并及时采取适宜的治疗措施。

在资本管理一节中,广州银行表示,将增强内生资本积累能力,拓展外源资本补充渠道。持续完善资本管理工作,不断提升资本精细化管理水平。

招股书显示,目前广州银行第一大股东是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2.58%;其他持股比例超过10%的股东分别有广州市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9.71%,16.94%与12.68%。

在招股书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一节,广州银行陈述了提升资本实力、拓宽融资渠道等四点理由。仔细看来,似乎有一种“我要上市、只有金钱才能支撑我的野心和梦想”的紧迫味道。

6月10日夜间,持续性强降雨引发山洪,徽饶古道右龙村口一处路磅和古石栏杆被冲毁。

广州银行为何对上市如此渴求?招股书中广州银行坦言,《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实施后,监管机构对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及资本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0.14%,资本充足率为12.42%。

积累内生资本往往需要稳健的经营和盈利能力,然而广州银行的“内生造血”能力堪忧。